我能利用Ta心理上的弱点,操纵Ta爱上我么?| 为什么我们反对在亲密关系中进行操纵

08-09 00:02 首页 KnowYourself


我有一位朋友最近深陷困惑之中。她自己是很优秀的人,老公也是绝顶聪明,两个人一起出现的时候总是显得非常般配。但是有一次她对我说:


“当我回过头来看在一起的这些年,会发现他总是以爱之名让我做一些事,或者阻止我做另一些事,比如我曾经想生个孩子,但是他会苦口婆心地给我列举生孩子的诸多坏处,比如影响事业、影响交际等等,还说他都是为我好,但到最后我才发现,他是为了自己。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我现在才感到,跟他在一起的时间里好像都丧失了真正的自己,我慢慢地活成了他所希望的样子,变成了一个提线木偶。”

 

在她和我几次聊起这段感情后,我们发现,她的老公一直在以爱的名义对她进行操纵。操纵是一种很普遍的行为,除了亲密关系,在我们生活中的各种关系里都存在操纵,当父母对孩子说“你要好好学习,不要不务正业,我这都是为你好”,上司对想要辞职的下属说“我帮你打听过那边了,不要往火坑里跳,这里的工作还是更适合你”,操纵都在悄悄地发生着。


可能很多人会有疑问,“操纵”和“影响”的区别在哪?我该怎么区别对方是在对我好、提建议,还是在操纵我?今天我们来和大家着重分析一下亲密关系中的“操纵”这种行为。如果你想要测试自己是否处于一段操纵性的关系中,可以回复【操纵】做个测试。



操纵:一种“隐蔽的侵犯”


回顾自己在亲密关系中的表现,你可能发现自己会对对方使用一些“策略”。比如,为了获得Ta的爱和同情,而有意暴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送Ta喜欢的礼物或者采用其他“投其所好”的方式,为的是让对方能够按照自己希望的那样去做。那么,你可能是个操纵者。


你也可能会发现,自己是那个被对方牵着走的人。除非满足了Ta的需求,否则你都感觉不到自己的价值;别人都说Ta对你很好,但是你隐隐觉得自己不被爱着,你发现你害怕在这段关系中说“不”,或者表达负面情感。那么,你可能是个被操纵者。


操纵是为了个体自己的利益,采用巧妙的、不公正的或者暗中的方式来控制或利用他人的行为操纵的核心是一种“隐蔽的侵犯”(covert aggression),它是一种负面的“影响”,因为它并没有尊重被影响的人的边界,没有尊重对方接受和拒绝的权利。


在George K.Simon(1996)的定义中,一次成功的操纵包括:


· 隐瞒侵略的意图和行为。

· 知道受害者的心理弱点,来确定哪些策略可能是最有效的。

· 足够无情,因此不会担心对受害者造成伤害。


操纵行为远比我们想象得要普遍——很多人都会有阶段性的、在某些情境下的操纵行为,会对他人做出操纵行为的人并非一定是“恶人”或者人品欠佳。但如果一个人非常善于探测到他人的弱点和情感脆弱之处,在人际关系中会习惯性地使用操纵性行为,那么这个人可能具有操纵型人格。


当一段亲密关系中,一方在对另一方进行长期操纵时,就会形成操纵式的关系,这种关系的本质是一种虐待关系。亲密关系中的操纵行为是一种非常不尊重关系边界的行为。一个人越处于情绪不稳定、脆弱、人生转变的阶段,越向另一方敞开自己,就越容易被操纵,可能受到的伤害也会越大。而关系中的操纵行为,正是利用了两个人的边界靠近、模糊,利用了另一半的信任和坦露,而去蓄意地控制另一半。(回复【操纵】给后台,测试你是否处于一段操纵式关系中)

 

关系操纵者的动机和策略

 

人为什么要操纵?Braiker(2003)认为,关系中的操纵行为主要出于3个动机,虽然在很多情况下,操纵者未必能够知道自己的动机,他们只是本能地在进行操纵。

 

1. 达到自己的目的:操纵者希望达到一些目的,比如获得金钱、地位、性、爱情、胜利,或者是避免损失,而他们认为操纵是达成目标的捷径。


2. 获得力量感和优势:一次成功的操纵,就是对操纵者在关系中拥有力量感的确认和证明。


3. 满足对控制感的需求:操纵者害怕失控,有时,对于操纵者来说,拥有控制感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实际获得控制的重要性。



从这三种动机出发,在关系中常见的有6种操纵策略(Braiker, 2003):

 

1. 取悦(charming):在对方面前表现得魅力十足;赞美对方;在提出请求时努力表现出充满爱和浪漫的样子;在见面时精心准备礼物/惊喜;让ta知道如果按照我想要的去做,我会给ta一些好处。比如,一个用取悦作为操纵武器的人可能会说,“我这样做,都是因为爱你/关心你。”


2. 冷战(thesilent treatment):除非对方像我希望的那样去做,否则便采取不回应/忽视/保持沉默/不作为的态度。


3. 强迫(coercion):除非对方像我希望的那样去做,否则就进行批评/大吼大叫/威胁(比如自杀、自伤等)。强迫行为的本质是对对方进行情感绑架。有一种在关系中常见的情感绑架方式,叫做内疚感引导(guilt induction),即令对方对自己感到内疚,进而进行操纵,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比如哭着说“我一个人在家好孤单,而你却总是出去工作”。


4. 劝说(reasoning):为了劝对方做一件事而列出种种理由,比如所有可能的好的结果;反复询问对方为什么不这样做;解释为什么自己希望对方这样做。有时,操纵者会装作专家:“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在这些事情上有更多的经验,我比你更清楚。”或者为了说服对方,而告诉对方自己愿意为ta做这件事:“我会为了你而做这些事,即便它对我来说毫无好处。”


5. 退行(regression):退行是一种防御机制,指一个人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做与自己年龄不相符的幼稚表现。比如,为了让对方像自己希望的那样去做,而用稚嫩的语气说话或撒娇;除非对方做这件事,否则就表现出闷闷不乐/愠怒。


6. 自贬(debasement):为了能让对方做一件事,操纵者可以贬低自己,表现得低声下气,或者允许自己受到侮辱,比如做出下跪、扇自己耳光、自伤等等举动。

 

这些策略都通过两种路径来完成——正向强化(positive reinforcement)和负向强化(negative reinforcement)。正向强化就是通过不断给予希望出现的行为以正面奖赏;负向强化则是不断给予不希望出现的行为以惩罚。策略也可能会被操纵者连续使用,比如使用魅力无效的时候使用冷战(McCoy, 2006)。

 

为什么对于操纵者和被操纵者来说,

操纵都是有害的?


在临床心理学家HarrietB. Braiker(2003)长达25年的临床工作中,没有遇到过一例操纵者求助的例子,大量的求助案例都是来自被操纵者的。但这也正说明了,往往对于操纵者而言,意识到自己正在操纵且需要改变是一件更难的事情。他们享受着操纵带来的好处,却没有意识到操纵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坏处。有时候,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操纵动机。

 

那么,为什么我们会说,操纵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有害的呢?



1. 操纵者并不快乐,因为操纵同样剥夺了他们享受爱情的权利。

 

爱情是一种很神奇的关系,它的一个重要前提是“利他”,即两个人如果要想有一段幸福的关系,就必须为对方付出,必须将双方看作一个整体,站在“我们”而不是“我”的角度上考虑问题,这样,他们才能体会到爱情真实的美好之处。但操纵行为本质上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操纵者渴望不付出就得到回报。当他们使用技巧、手段来欺骗对方、达成目的的时候,他们以为自己通过更低的成本达到了目的,也的确会获得暂时的“胜利”或“优势”,但从亲密关系的长远角度来看,最终伤害的是整段关系。

 

这是因为,被操纵的一方所做出的回应、行为并非出于真实的感受,而是被他人操纵做出的,当他们以你想要的方式回应你的时候,不是一个独立、真实的个体,而只是被你控制的幻想对象。在被操纵的状态下,他们的快乐也不是真实的快乐,产生的情感也不是真实的情感。因此,操纵者同样也无法从对方身上得到真正的情感和爱。

 

而且,操纵行为会给予操纵者极大的不安全感。它纵容了操纵者的控制欲,当控制行为一再发生作用、控制欲被一再满足的时候,就会激发一个人继续控制的欲望,操纵者便不能忍受没有控制的情况出现;操纵行为也会影响操纵者的情绪,因为操纵包含谎言,当你做出了一次欺骗,就要不断地用一个谎去圆另一个谎,这都会使他们无时无刻不处在焦虑和紧张之中。当然,操纵行为也有可能使操纵者隐隐地感到内疚,尽管他们有时候没有发现,或者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因此,充满谎言、内疚、控制、搏斗的关系,并不能给操纵者带来幸福感。爱情本应是在复杂世界中珍贵的藏身之处,是一个能够让两个人“松一口气”的地方,在那里,两个人可以远离利益的纠葛,真正地彼此信任。而操纵,却剥夺了操纵者享受爱情的权利。

 

操纵者往往有一种错误的预设,他们会将关系看作是一种“零和博弈”(即一方得利时,另一方必然失利),以为关系中只有两种角色:胜利者(操纵者)和失败者(被操纵者),而他们则要强迫自己去做那个胜利者。但实际上,感情中并不存在他们想象的输赢。当操纵者和被操纵者都没有活在一段真实的关系中,最终造成的只能是“双输”。

 

2. 对于被操纵者来说,他们感受不到自己被爱。

 

一个在关系中被操纵的人,往往会有一种困惑和不舒服的感觉,因为他们感受不到自己真实地被爱着。一段健康的亲密关系应该是平等的,但一旦操纵行为出现,双方的权力和控制就变得不平等,因为在被操纵的时候,一个人是无法独立地做判断或者说“不”的,ta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失去了对自己的感受、行为、思维的控制力。

 

那也就意味着,即便你做出了让对方满意的行为,操纵者在表面上也对你很好,但操纵者爱的并不是独立的你,而是一个承载了ta幻想、期望的载体。


在一段操纵关系的一开始,被操纵者就会发现,他们不知道如何才能满足对方的需求,正常的表达感情的方式并不能令对方开心,真实的表达并不能获得回应。这时,操纵者的策略会使得被操纵的人认为犯错的是自己,自己是亲密关系出现问题的主因,因此很多人尽管隐隐地觉得关系中存在问题,感到自己在这段关系中的力量在逐渐减弱,但也因为内疚、自责而不敢去反抗。

 

到后来,他们可能会渐渐失去自我,开始寻求掌握能够让操纵者开心和满意的方式,这意味着,双方进入了共谋。因此,如果一段亲密关系中存在着操纵,那么往往双方都是有责任的——操纵者甘愿失去自我,默许了操纵行为的长期持续,甚至会无意识地鼓励操纵行为的发生。


 

我在操纵/被操纵,该怎么办?

 

在这样一段“双输”的关系中,如果你是操纵者:

 

1.首先需要明确的是亲密关系的目的。


在这个世界上,最能够允许自己不计较“输赢”、感受真实的关系,也许就是亲密关系了。因此,胜利或者失败,强大或者弱小,都不是我们最应该关注的重点;承认自己的情感,感受对方的情感回应,作为独立而真实的自己去爱和被爱,才是在关系中宝贵的财富。真实的关系就会双赢,虚幻的关系则会双输。

 

2. 寻找你的操纵行为背后的真实动因。


操纵可能来源于你施加给自己的刻板印象,比如,很多男性会成为操纵者,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必须强大,不被允许失败或者软弱,会拒绝自己投入真实的感情;


操纵也可能来源于低自尊,因为从很久以前开始,他们就不相信自己可以通过正当的方式获得你想要的一切;


有的操纵者可能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是个控制狂,无论是在事业还是关系中,“失控”对于他们来说永远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3. 从“净化”自己的一些行为开始,比如,不要撒谎。


操纵中往往存在谎言,而人们一旦开始撒谎,就会无止境地制造出越来越多的谎言。因此,放弃撒谎行为可能是放弃操纵的第一步。

 

4. 允许自己脆弱,感受放弃操纵行为后带来的真实情感。


有很多人习惯了否认情绪的丰富性和健康性,认为“脆弱”是不应该出现的,他们害怕暴露脆弱,就是允许自己有被伤害的可能。但当你尝试着表现出自己的脆弱时,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你可能会第一次感觉到你们之间真实的情感流动。

 

如果你是被操纵者:

(Braiker, 2003; McMillan, 2007)

 

1. 首先要相信自己,你完全可以打破操纵。


很多被操纵者,尤其在长期被操纵之后,会变得习得性无助,有的人还会内化了操纵者施加的责备,他们不相信自己可以改变。而事实上,你是完全可以有所作为的,只要你识别出对方在操纵,你就可以破坏这种操纵行为。


操纵者持续操纵,是因为你给予了配合,他们发现操纵是有效的、总是能够达到目的;如果你不给予操纵者这样的奖赏,不令操纵者达到他们的目的,不像他们希望的那样去做,就打破了对方的幻想。

 

2. 将操纵行为“标签化”:


使用我们在前文中介绍的一些典型的操纵行为,去观察操纵者平时的行为,给他们的行为贴标签,区分他们的行为是在“正向强化”或者“负向强化”。请务必把注意力放在他们“做了什么”、造成了什么样的结果上面,而不是他们“说了什么”。当他们的行为实质上伤害了你的利益,使得你做了原本不想做的事情的时候,别相信他们说的“这是最适合你的”,“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3. 永远保持独立性,学会为自己声张。


当对方对你提出要求、而你又觉得不对劲的时候,不要因为内疚就屈服,至少要大声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同样,你在做出决定的时候,可以参考对方的建议,但你并不一定需要征得对方的同意。

 

4. 你也需要直面自己本来的问题。


比如,你是否因为害怕被否定/抛弃/冲突/拒绝,而选择顺从;你是否本来就不敢相信自己能够掌握自己的人生,所以干脆把决定权交到对方手里;你是否习惯了做一个“老好人”,而不懂得如何坚定地声明自己的权利。

 

愿你有勇气用真实去爱人、也用真实去期待被爱。这个过程固然艰辛、不安、充满焦虑,所得的回报却会无比丰盛。到那一天,你会觉得一切都是值得。


以上。



References:

Braiker, H. (2003). Whos Pulling YourStrings?:How to Break the Cycle of Manipulation and Regain Control of Your Life.McGraw Hill Professional.

Buss, D. M., Gomes, M., Higgins, D. S.,& Lauterbach, K. (1987). Tactics of manipulation. Journal of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2(6), 1219.

McCoy, D. (2006). The ManipulativeMan: Identify His Behavior, Counter the Abuse, Regain Control. Simon andSchuster.

McMillan, D. L. (2007). But he says heloves me: How to avoid being trapped in a manipulative relationship. Allen& Unwin.

Simon, G. K. (1996). In sheepsclothing: Understanding and dealing with manipulative people. AJ Christopher& Company.


首页 - KnowYourself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