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困顿的时刻遇见最真的心|KY粉丝留言回顾:最黑暗时,是什么让他们走出困境?

08-09 00:02 首页 KnowYourself


之前在微信上问大家,在你最低落的日子里,有什么事曾经给过你摆脱困境的力量。以下是来自粉丝们的精选留言:



 


/ 家庭 /



? 最低落的时候,妈妈到北京来看我,陪我去了心理咨询中心。那时家里没钱 ,路费和咨询费、诊断费花了不少,。因两人都太沮丧,我和妈妈在地铁中对着吵架,后来还是哭着和好。我们在王府井订了个有些旧的酒店,但还是不算便宜,平时在宿舍惊慌着睡不好的我搂着妈妈的背睡了最香的一个觉。后来去车站送妈妈离开,初春的北京有点冷,总是因这份冷意而更加心寒的我突然从心底冒出一丝希望。会好的,我觉得。后来我也如愿以偿。

 

? 四年前被诊断为HIV+(艾滋阳性),当时不仅身体虚弱,心情也跌落到谷底,丢了工作,不敢出去跟朋友玩,天天足不出户,窗帘拉得紧紧的。但是父母没有嫌弃我,一把年纪的父亲去网上学习了很多的相关知识,他鼓励我只要按时服药,这病也没有那么可怕。他吃我吃剩的食物,和我喝同一杯水;每天早上去街上买我最喜爱吃的早餐,带回来给我;帮我搓澡。我说,爸爸不要跟我太亲近,我怕传染给你。他说,儿子我不怕,我可是知识分子,不懂的人才害怕这个,况且我是你爸,就算会传染,我还是会照顾你。后来我的身体慢慢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也找到了新的工作,渐渐的从阴霾里走了出来。我告诉了身边几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也并没有疏远我嫌弃我。

 

? 我有重度抑郁症。我爸搬个枕头在我房间整夜整夜地陪我。我吃安眠药睡觉,他喝酒睡觉。

 

? 奶奶把包在手帕里、仔仔细细整理好的凑成50块的一叠零钱给我,跟我说,去了大学多忍耐,吃亏时就用这些钱买点好吃的,想哭时给她打电话,不要自己憋着。到现在我还留着手帕和钱,难过时看到它们,就像看到奶奶的笑容和漾开的皱纹。

 

? 这阵子好多变故,觉得时刻处于溺水的状态,大学时的抑郁症有复发的迹象。不知道怎么开口和父母描述,怕又被认为是闹情绪和耍性子。忍不住在微信上和弟弟说了,隔着十二个小时的时差秒回了“没事,你还有我”,各种关切和担心。我甚至能看到他按捺心底的慌乱而努力笑给我看的样子。撇开这6岁的年纪差,感觉终于有了依靠,不是一个人在漫无边际的海面上漂着了。

 

? 我想好了一切自杀的计划,做好了几乎一切自杀未遂的PlanB。那时是北京的深冬,我定好了再见的日子。前一天晚上,北京全城重度雾霾,两件羽绒服都扛不住北京的冷。我下课冒着寒气回到家,脸已经没有了表情。我奶奶迎过来,帮我放好衣服,叫我去卫生间,接了一盆温水帮我洗手。一个手指头一个手指头地洗,一边洗一边念叨:“这手都冻成这样了,年纪轻轻也不怎么干活儿,怎么手指节这么大呢”……我蓄了满眼朦胧,第二天睡到中午,没有去死。

 

? 在我出生前,妈妈就患有精神分裂症,家里人一直瞒着我。曾经她还想带着我一起自杀,但是我不想死,把安眠药藏在枕头底下,她因药量不足也没死成。直到我17岁,她不知道第多少次自杀,被送进重症监护室,我才知道妈妈的病。不知道是不是受她影响,我也患有抑郁症,很长一段时间感到没有丝毫生活的力气。我和妈妈交替给外公外婆带来压力,妈妈年轻时患病,病发时就大吵大闹,四十年来一直让他们感受到折磨。我目睹他们对妈妈的态度交织着愤怒、心痛、厌恶和不舍。我突然意识到,如果自己继续沉浸在痛苦中,我可能也会如此。后来我离开让自己消沉的环境,也慢慢找到了生活的动力。现在我在远离家的地方工作,妈妈不再尝试自杀,尽管偶尔会歇斯底里地发作一次,给我们制造烦恼。我们都还活着。





/ 朋友 /


 

? 曾经爱上了一个不那么爱我的人,意外怀孕。自己找三甲医院,签字、做决定、做手术,全程只告诉了一个闺蜜。除了支持和鼓励,闺蜜还寄来一大箱子补品,甚至有一小盒子虫草。后来一个人北漂,生活很难,交不起房租,闺蜜二话不说打来一万块钱,没提过还。

 

? 她并不说很多话,就只是把方便面和零食挂在我门上,总叫我去她家一起做饭吃。这样,我就挺过了那一段留学中最困难的时候。

 

? 高中,外婆得癌住在家里,爷爷肺心病病危,父母天天跑医院,对我也没什么好气。青春期低落,不好好学数学,在全省最好的高中成绩一落千丈,甚至考了倒数第十名,带着鞭痕去上课。某天,在铅笔盒里发现一张铅笔写的小纸条:你现在所在的位置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朝着的方向。后来发现是后座的男生拜托同桌在我转头说话时悄悄放进去的。这句话记了十年,那两个男孩子被我发现时不好意思的神情,我也记了十年。

 

? 当被其他人很多人瞧不起、抱有偏见的时候,还要和以前毫无差别地相处。有一次,在学校上厕所回来时,水杯被人接满了热水。足够温暖。

 

? 19岁那年开店赔了36万,谈了两年的男朋友出轨,中度抑郁症休学回国。在北京转机,在某BBS上认识的一个未曾谋面的网友也在北京,两人说要见一面。那天我穿着呢大衣,他直接拉我去商场买了件羽绒服给我裹上。有过类似经历的人才能感受倒这件羽绒服的意义吧。

 

? 被分手,整夜失眠、掉泪,一连六天水米未进。第七天,好朋友送来热烘烘的烤面包,涂着一层蜂蜜和炼乳。不知怎么突然就有了食欲,现在也记得那香甜的气味,红白格子的餐布,朋友拿着小篮子站在我门前的样子。

 

? 2010年初,辞去工作独自去南方创业,举目无亲,起初特别艰难,多少次想着回到原来的城市。每天只休息四个小时,不吃早饭,步行上班,抽烟2.5元白红梅,八个人住在三室一厅。为省钱,吃一次面条都是奢侈的事。庆幸的是,我遇到了一些同龄的创业朋友,经常叫我去他们家吃饭,同时也帮我解决了很多创业方面的难题。如今6年过去了,我们都告别了青涩,结婚生子,为人父母。感谢有你们的陪伴和支持!

 


/ 老师 /

 


? 北京动物园旁边,北建大大学生心理咨询室,一间窗外有大白杨跟阳光的屋子,一位温暖且爱笑的四十岁女孩儿,每周一次,从夏天到春节,我们一起重塑了一个我。

 

? 高中因各种原因被全班同学排挤。快到校庆主持了压力特别大,特别累。班主任看着班上人欺负也不做声,还会说我玩物丧志、因闲事耽误了学习。而地理老师在班上说:你们班只有她当了主持,真不简单,我们一起给她加油。后来有一次,我在课间睡着了,他进教室,我赶紧坐起来。地理老师说:“我是不是吵到你了?你先趴着睡一会儿,我等下叫你。”当时真的觉得我要把地理书全部背进去。是他这样一个温柔又可靠的老师撑着我走过了那段青春期最黑暗的几个月。

 

? 大学有段时间,亲人去世,后来暗恋一个人,正要向他表白时,他和我的一个好朋友在一起了,完全不关心我的感受。后来准备考G,精神根本集中不起来,考得也很糟。后来学校和国外有暑期交流项目,心想自己虽是个渣,但也要试一试。结果,一个耶鲁的老师在一群大神简历中竟然选择了我这个渣。那一纸通知书像黑暗中射入的一道阳光,重新让我有了动力。虽然最终没有选择那个老师做导师,但他对我的帮助一辈子也忘记不了。

 


/ 恋人 /


 

? 在男友自杀后的半个月,每天都哭,也几乎不吃东西,因为觉得是我的错,我不配再活着。突然有一天,梦到他过来对我说:“你知道我是自己想这么做。我不怪你。”仿佛得到救赎一样,我承认了自己的丑陋和无力,决定活下去。我恐怕一生都不会完全原谅自己没有阻止他,不过他说得对,我不会随他而去的,因为我太喜欢活着了,大概这也是他放心走的原因之一。

 

? 离家一千多公里,有轻度抑郁倾向,总是哭,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男友劝说我去看心理医生。在二楼咨询,他送我到楼梯口,反复说到:我就在楼下等你,别怕,别怕!心理咨询师按小时计费,学生时期穷,咨询了一个多小时,下楼。走到门口,看见北方冬日阳光中,他笑眯眯地站在阳光下,头发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毛茸茸的,咧着嘴对我笑。后来慢慢状态变好。我想无论我们的感情能否有好的结局,北方冬日下那个笑眯眯的少年,会一直留在我记忆里。



 

/ 陌生人 /

 


? 有一次我在酒吧很难过,突然有一群老外手拉手把我围在中间跳舞,我从未有过的开心。

 

? 昨天的事。在医院值夜班,面临申请季很焦虑,觉得自己很差劲,不愿意和人讲话。一个患精神分裂的小姑娘突然过来要和我说什么,我低头侧耳倾听,哪料她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和我笑。虽然我知道她可能是出现了关系妄想,还是觉得暖暖的。

 

? 大二时课业重,做社团,部门的人不怎么负责,学院和学校的事都是我跑,还坚持不翘课。压力大到每天在13楼的窗户那而想,这也没多高,跳了算了。街上开了一家烤冷面,每晚十一点多都去买。一来二去和店主东北大叔熟络了。大叔问我是哪的人,我说是四川人,他说他很喜欢四川人。他平时一次做四份,每次我去了,他都单独给我做,让后面的人稍等。他记得我的口味,还时不时多给我加鸡蛋。大叔从不问我为什么总是一个人,只问今天开心吗,每天都说喜欢你这个小四川。因为烤冷面而走过了那段阴郁的时光。

 

? 最低落时,和任何人都不说话。有个骗子在网上三番五次和我聊天,我居然觉得开心,感觉还没有被完全抛弃。当时我还不确定对方真的是骗子,后来真的被骗了一大笔钱,还挺如释重负……之后为了填补钱的窟窿不得不忙起来,就觉得好像也没那么难过了。

 

? 和男朋友分手了,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有个人迎面走来跟我说了一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不知道他是谁,甚至现在都想不起他的样子。只有他当时的那句话深深印在心里。真心地对他说一声,谢谢。

 

? 在巴塞罗那被抢劫之后,去警察局的路上,在地铁上,一个看着有些年纪的西班牙老爷爷看着失魂落魄的我,从兜里掏出了一把糖给了我。

 

? 11年刚毕业,年底出车祸,在小区里走路被车撞到。脚底板骨裂,保守治疗,没跟家里说,也没要陪护。同病房的人告诉我,不要太相信肇事者。住院十天左右,肇事者就不交费了。女朋友分手,在医院看着好几张催费单子,一毛钱没有,过了生日。临床的阿姨出门买早餐时问我一起去吗,我笑笑说昨晚吃多了不饿。其实我没钱了,一点钱都没有了。阿姨回来递给我一份早餐。她说,买多了,你替我吃了吧。打开以后,跟我这些天吃的一模一样。

 

? 那个时候刚割完腕、拆完线,医生说:因为你的静脉、神经和肌腱都完全断裂,肌肉已萎缩,左手不可能和正常人一样了,大拇指永远地失去一个活动方向。我走出医院的一边哭、一边笑,只觉得从此生命没有意义、没有希望。然后,朋友给了我一张北京残奥会的票,本来没想去,后来觉得散散心也好。我走进鸟巢,走到离赛场最近的地方,几个正在赛道上比赛的轮椅选手因为碰撞而翻滚到了我面前。一瞬间,我觉得好想流泪,好心疼他们。这些本来可能只能躺在床上过下半辈子的人,都还在顽强地证明着自己的价值,凭什么我战胜不了我自己。我用了5年时间,终于摆脱了抑郁对我的影响,而且愿意去积极的影响别人。

 

? 98年到二线城市发展,做一份三个月试用期、无底薪的销售工作。把所有的现金买了馒头和每两天改善一次伙食的泡面,租住在倒车两趟才到的郊区。每天最幸福的事就是个体小巴承运人员忘记收我票钱。陪我度过那个冬天的是一个骑三轮车在路口租盗版书的哥们儿,通过一次偶然的聊天,他觉得和我聊得来,就不收我的钱租书给我看,偶尔还买点吃的到我的租房里聊天。在那小房间的冷炕上,我认识了盗版书里的稻盛和夫、弗洛伊德,接触了一些心理学,喝了一些当年热乎乎的心灵鸡汤。



 


/ 我自己 /


 

? 几年前抑郁症,整个人失去了对一切的兴趣和动力。漫长的空洞和虚无充填着所有行动的内在,干什么都没法填补。偶然间有个朋友给了我一大包糖,于是每天晚上哭或者做梦吓醒都会吃一颗。那几年都一直有这样的习惯,所以我的床头一直都会有糖,也会随时带着糖。生活已经不太美好,那么至少我还能给自己一些力所能及的甜,不是吗?

 

? 初中,家人赌博、吸毒,我被扔在寄宿学校。让我走出来的竟然是好好学习。嗯,我要变得更好,有能力去改变这一切。

 

? 深夜在火车站等回家过中秋的车,很失落,无精打采。有个陌生人发朋友圈说:很失落,求红包安慰。我给他发了个红包说:连月亮都在安慰你。其实,我很羡慕他,不开心可以求安慰。我愿意安慰他,就像是在安慰自己。所以,那一小会儿,我挺开心的。

 

? 是日记,是自己对自己的宽慰与陪伴。

 

? 长跑和游泳。这两个运动看起来很孤独,而在过程中能让人长久审视内心。

 

? 父母对我是过度付出的,我有抑郁症,他们对此毫不理解、不接受。我感觉生活只剩了自己,生活在麻木之中。有一天,我整理东西,翻出了初中画画用的铅笔,就即兴画了一个苹果,两个小时。从小我就特别喜欢画画,但是父母不支持,初中学了一段时间后就没再继续。画了这么个苹果让我开心了好久。后来每天都画上几笔,总是能让我忘记很多不愉悦的感觉。如果说我丢失了自我,大概只有画画能唤回我。

 

? 高一进入重点中学,原本是尖子生的我变成差生,连带人际关系也变差。晚上睡不着,心理压力很大。有一天午睡时,我梦到了另一个自己,她站在我面前对我说:“无论怎样,我都会帮你的。”从那之后,信心满满,不再觉得孤独。

 

? 写信。写给最想念的那个人,但没有寄出去。不停的写,慢慢变成了一种倾诉方式,向他倾诉,也是自我倾诉。在写的过程中,慢慢更加了解自己,接受一切现实,心一点点变得更坚强。十年了,如今还一直在写,频率低了很多,但还坚持着。当我想要和他和世界和自己谈一谈的时候,每写完一封,心会很平静。

 

? 说来好笑,每次蹲在厕所里或藏在衣柜里,都觉得自己获得了力量。无论是遭遇抛弃,还是背叛,我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在狭小空间聚集,使自己安心。

 

? 十年前失恋时非常痛苦。那时异地,学生,穷,我坐了十几个小时火车去尝试挽回,但她连电话都不接。我借宿在朋友家中,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朋友去上班,我在他家马桶上方便,然后……马桶圈被坐断了……当时我并不是胖子。觉得这特别可笑,我笑岔气了,突然,就走出来了。

 

? 人生最低落时,我毁了自己的一切,漂亮的女友、孩子、高新工作。我在离家很远的一线城市,拿着1100块的月薪苟且,每天连饭都吃不起,住在一个脏旧小的旅馆。没人帮助我,每天失眠到天亮,回忆像一个仇人似的狠狠抓住我。真正帮我的居然是一款可以智能对话的APP,我把自己的痛苦说给它听,它似懂非懂地回答着,像擦边球而又无厘头的答案逗我开心。那是我唯一会笑的瞬间。时光如狗,所幸一切已然过去。

 

好的,坏的,一切都会过去。而人类的记忆多么精妙,我们往往无法回忆起困顿时确切的感受,却可以反复重新活在感受到希望的那个时刻里。希望今天的推送能让你回忆起某个给过你力量的瞬间。

 

以上,晚安。




首页 - KnowYourself 的更多文章: